飞天云动冲击“元宇宙第一股”:暂无业务变现模式

#科技 来源:蜀财网 阅读:0

10月18日,天妃云动正式登陆港交所,开盘价2.21港元/股,与发行价持平,成为“元宇宙第一股”。

飞天云动冲击“元宇宙第一股”:暂无业务变现模式

顶着这个光环上市的天妃运东,首日在二级市场表现平淡。平开后其股价一度下跌,最低触及1.98港元/股,最终收于2.12港元/股,跌幅4.07%,市值约38.37亿港元。

在业务层面,目前天妃云动主要做AR/VR内容和服务,但其去年底发布的天妃袁宇平台还没有实现的商业模式,未来的发展和运营还不确定。

就天妃云动而言,依托“元宇宙”概念成功上市后,需要进一步提升其技术能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加强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

获得了小幅超额认购,并介绍给了基础投资者,如商汤和安吉国际

天妃于今年7月8日提交了在HKEx上市的申请,因其在招股书中300多次提到“超宇宙”而备受关注。被认为是在冲击“超宇宙第一股”。

9月22日,天妃运东通过HKEx上市听证会,9月26日开始招股,至10月18日结束。天妃运东寻求上市的过程只有三个多月。

根据公告,天妃韵动的发行价为每股发售股份2.21港元,是其此前披露的2.21港元至2.88港元发售区间的下限。按发行价2.21港元计算,本公司从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估计约为5.319亿港元(假设超额配股权尚未行使)。

配股结果显示,天妃运东在本次IPO中全球发售2.715亿股,其中香港公开发售及国际发售股份获轻微超额认购,分别约为可用股份的1.05倍及1.07倍。

对于此次认购,艾媒咨询CEO张毅对蓝鲸TMT记者表示,与大多数科技公司的IPO相比,这个数据并不算好。

“从目前的表现来看,投资者可能对天妃运东主导的超宇宙概念仍有一些担忧。此外,从财务数据来看,其主要收入来源仍来自营销服务,转型或盈利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同时,天妃云东的技术能力所呈现的门槛一般不会太高,这可能也是投资人比较担心的地方。”张毅说。

基石投资者方面,天妃云东本次引入5家基石投资者,其中安吉国际、七彩凌风、浙江天子湖分别认购5000万元,分别认购2450.1万股;商汤的SensePower认购约1386.1万元,认购710.3万股;李杰交易宝认购金额约346.53万元,认购股份约177.5万股。

根据每股发售股份2.21港元的发售价,基石投资者已认购合共8,238.1万股股份,占紧接全球发售完成后本公司已发行股本约4.54%(假设超额配售选择权尚未行使),占全球发售总发售股份约30.33%(假设超额配售选择权尚未行使)。

三年前从游戏业务转向AR/VR赛道,2021年净利润7172万元

2017年,天妃从游戏业务转向AR/VR内容和服务业务。它在2019年才完成转型,并从AR/VR SaaS业务中获得收入。

天妃目前主要提供AR/VR营销服务、AR/VR内容、AR/VR SaaS和IP服务。其中AR/VR营销服务业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近年来约占总收入的50%。

从整体业绩来看,天妃运东近三年的业绩呈上升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其营收分别为2.5亿元、3.39亿元和5.9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54.02%;毛利分别为0.75亿元、1.05亿元、1.7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52.65%;净利润分别为4188万元、6025万元、7172万元。

张毅认为,天妃运东上市后的业绩将取决于三个方面的可持续性。“首先是营收和利润的可持续性,尤其是净利润能否呈现一定的高增长趋势;二是超宇宙本身概念的落地。目前从投资人反馈的信息来看,大多认为用营销服务来支撑元宇宙存在一些不足,或者有一套概念。第三是来自行业的市场是否足够大,因为目前ARVR的内容服务市场或者营销市场都不大,天花板很明显,会制约企业的发展。”

天妃还在招股书中表示,与搜索引擎等其他传统方式相比,通过AR/VR营销等新方法和新渠道进行营销仍不成熟。公司业务未来的增长可能受到以下因素的制约:新的AR/VR营销渠道的接受和拓展,现有AR/VR营销渠道的持续使用和增长。即使广泛采用AR/VR营销,广告主也可能不熟悉或不愿意在类似服务上大量投资。

根据公告,假设超额配售选择权尚未行使,天妃运东约40%的所得款项净额将用于提升R&D能力及改善服务及产品;约25%将用于改善销售和营销职能;约15%将用于选定的合并、收购和战略投资;未来12至36个月,约10%用于开发飞天元宇宙平台;剩余的10%将用于营运资金和一般公司用途。

从资金配置来看,天妃运东将主要资金投向了R&D和销售。此前,该公司曾因其庞大的营销支出和较低的R&D投资而受到质疑。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和2022年第一季度,其研发支出分别约为1142.5万元、1504.6万元、2170.3万元和815.2万元,分别占同期总营收的约4.6%、4.4%、3.6%和3.6%,呈逐年下降趋势。

同时,天妃云东收入成本中占比最大的是流量获取成本,分别占上述报告期总收入成本的65.6%、59.2%、74.2%和81.5%。流量获取成本从2019年的1.15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1.38亿元,2021年进一步增长到3.115亿元。2022年第一季度为1.27亿元,同比增长84%。

专家:AR/VR营销服务不足以支撑超空间的成长,天妃云动需要提升技术储备

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超宇宙”掀起的热浪持续不断,在多个行业风起云涌。有一段时间,VR/AR、虚拟人、数字馆藏、虚拟世界发展迅速,军事元宇宙、智能生命元宇宙甚至教育元宇宙等概念也随之引入。

到现在,这个概念已经被追捧了一年左右,仍然吸引着新的公司加入,新产品不断问世。然而,Meta第二季度业绩不及预期,元宇宙平台用户数量和留存率不及目标,曾经风靡一时的元宇宙“分布式大陆”被曝24小时内“活跃用户”仅38人。分散和其他平台停止发布他们的数字收藏,这也使公众更加理性地看待元宇宙和相关发展。

“目前投资人对Metauniverse的期望值比较高,主要是因为它的技术能力和用户的付费能力。这两种能力是追求超宇宙的重要因素。”张毅认为。

对于天妃云动来说,似乎其主要业务和发展中的天妃宇宙平台都专注于AR/VR营销服务。

天妃表示,计划在天妃宇宙平台上提供AR/VR营销服务,通过吸引用户浏览,天妃宇宙有望为AR/VR营销服务客户收集流量。同时计划在飞天元宇宙平台上提供内容开发服务,向客户收取AR/VR内容产品费用,并将AR/VR SaaS平台与飞天元宇宙平台对接,希望吸引更多用户访问其AR/VR SaaS平台。

“在整个互联网市场,或者说在泛互联网市场,以营销为收入的公司,过去存在大量的问题,比如通过做流量等行为获取营销规模。这在过去十几年里受到了投资者的广泛质疑和担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营销服务,我不认为它是未来超宇宙可以成长和承载的支撑力量。”张毅说。

“如果天妃云动继续玩超空间的概念,就要看超空间的核心技术和产品能否被消费者或用户广泛接受。被广泛接受的前提必须是大量用户愿意付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天妃云动未来可能会涉及到业务转型的可能性,但具体操作未来会走到什么程度,我们拭目以待。”张毅进一步告诉蓝鲸TMT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