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了商家,绿了股价,怪兽充电明明涨了价为啥不赚钱了

#科技 来源:蜀财网 阅读:0

投资者网侯淑青

红了商家,绿了股价,怪兽充电明明涨了价为啥不赚钱了

最近,Monster交出了一份难以让投资者满意的成绩单。公司营收连续三个季度同比下滑,净亏损1.845亿元。充电怪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也从2021年底的13亿元下降到8.9亿元。

王思聪的预言在被证伪后,如今被证实,这是不可避免的。与两年前相比,如今的共享充电宝市场越来越集中,但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财报显示,过去三年怪兽充电的营销费用逐年攀升,这意味着怪兽充电正在支付越来越高的“进场费”。

“共享经济”已经不是资本市场的热词了。一级市场融资“熄火”已久。二级市场上,怪兽充电是“独生子”,现在股价已经跌破1美元。时间证明,“共享经济”并不能带来“天下大同”的繁荣,护城河的缺失成为整个行业的痛点。

增量不增收

在自行车共享企业宣布涨价后不久,一个#共享充电宝的话题4元涨到了#每小时,登上了热搜榜。继冰淇淋、文具之后,共享充电宝成为网民中的“刺客”。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从2015年开始,共享充电宝的价格一直在上涨。一是从一开始的每小时1元逐渐提高到每小时2-3元。在消费水平相对较高的一二线城市,时薪在3-6元不等。如KTV、酒吧等场景,共享充电宝价格可达8-10元/小时。

翻看公司第二季度财报,不难发现,怪兽充电的营收并没有随着服务价格一起“提升”。

Monster最新发布的第二季度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本季度营收为6.905亿元,较2021年同期下滑29%。净亏损1.845亿元,而2021年同期,怪兽充电仍有820万元的净利润。

具体到业务上,怪兽充电的主要利润来源为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收入从2021年同期的9.316亿元下降至6.726亿元,同比下降27.8%;移动电源销售收入和其他业务收入降幅超过50%。

另一个违背常理的是,虽然怪兽充电的营业收入有所下降,但该公司的POI(积分)和累计用户数在本季度继续增长。

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怪兽充电提供的移动电源数量为600万个,比上季度增加30万个,可用POI从上季度的86.1万个增加到89.5万个。单季新增用户1160万,累计注册用户达到3.105亿。

整个第二季度,Monster的收费情况可以总结为增不增收。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行业内出现了“转型潮”。

谁是甜蜜代理模式

经过几年的发展,共享充电宝市场的竞争格局逐渐改变。据投宝发布的《2022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共享充电宝行业设备数量、交易量、订单量的集中度均较2021年有不同程度的提升,CR4(行业前4股集中度)已超过90%。

新的竞争格局迫使企业提高盈利效率,行业主流商业模式逐渐从直销模式转变为代理模式。

其中,珠芒科技(街电和搜电的结合体)依托搜电成熟的代理模式在下沉市场扩张,2021年下半年新增设备40万台;美团整体代理积分占比接近70%;Monster第二季度新增的1800个积分中,超过70%是由代理商开发的。

与代理模式相比,直营模式下,充电宝共享企业不仅需要支付地推团队的费用,还需要承担设备入场费等前期费用。代理模式明显更轻,可以减轻企业的现金流压力,把配货的任务交给代理商。品牌只需要提供设备和技术支持。

然而,代理模式是一把双刃剑。在减轻企业现金流压力的同时,由于蛋糕前面多了一个名为“代理商”的客户,企业在同一点上得到的份额会更少。根据天下网商的报告,企业和代理商的分成比例通常是28%甚至19%,大部分收入被代理商拿走。

这种分成比例的悬殊并非没有道理,代理商获得的部分份额也会被商家拿走。

涨价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把整个蛋糕做大,但也会导致使用频率降低。怪兽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价格上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公司的创收能力,单个充电宝的年收入从2021年的161元降至115元(根据最新财报数据)。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充电宝创收能力降低的同时,怪兽充电的业务成本却因为部分充电宝进入折旧期而增长了17%。此外,商家收银台的同行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从2019年到2021年,商家的佣金比例从48.2%增长到61.1%。

至此,共享充电宝企业的现状逐渐清晰。作为一个几乎没有护城河的行业,企业争夺优质积分的筹码只有佣金。由于很难降低商户的比例,企业能够分享的收入非常有限。再加上更多的代理商参与分配,涨价带来的红利自然很难落实到企业的报表上。

共享充电宝何去何从?

目前普遍接受的观点是,共享经济的泡沫破灭始于2018年。那一年,摩拜单车、ofo、小蓝单车、猩便利等公司都出现了疲态。共享充电宝也是在那一波浪潮中诞生,并存活至今,成为共享经济的“活化石”。

王思聪曾断言共享充电宝不可能成功。这个预测最终被怪兽充电登陆美股、小电科技准备上市的消息证明是假的。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王思聪很可能是笑到最后的人。

网友抱怨的“贷款容易还款难”、“价格刺客”并不是这个行业的全部痛点。共享充电宝的核心问题是极低的竞争壁垒会增加同行之间的竞争强度,推高成本。很多企业在内量的漩涡中绞尽脑汁,却很难赚钱。

共享充电宝的风格有早期互联网的味道。市场发展期,融资扩张,培养用户习惯,最终收获果实。拼多多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可以用这种方式烧出一片天空,但是这种路线不适合共享经济,至少不适合共享充电宝。

虽然充电宝是消费者的刚需,但是当这个刚需对象完全是工具的时候,用户粘性就变成了奢侈品。就像装修工人很难依赖某个品牌的扳手一样,消费者也很难对充电宝产生品牌忠诚度。

所以,虽然怪兽充电本季度新增用户超过1000万,注册用户超过3亿,但这只能说明全球最多有3亿人使用过它的产品,本季度第一次使用超过1000万人,所有用户很难说忠诚。需要的时候,用你手头的哪个充电宝都是正常的。

共享充电宝企业唯一的壁垒就是钱,因为商家只会选择佣金最高的品牌,大部分消费者只会选择最近的点保命。所以,当企业资金有限,想要争取更多的消费者以达到高市场份额的时候,让利给商家和代理商几乎是唯一的答案。

财报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2022年初,怪兽充电的销售费用率已经超过80%,第二季度,这一数字高达96.3%。

以美团为例。截至2022年6月30日,美团有920万活跃商家。美团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共享充电宝打包成本地推送团队提供的服务,出售餐饮券,推广外卖业务,可以轻松覆盖国内各大餐厅、商场、KTV。

相比专门做共享充电宝的公司,美团有自己的摇钱树业务来支撑本地的地推团队,而本地的地推团队也可以通过打通渠道来反哺其他业务,各业务之间可以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

无论是自行车还是充电宝,都是消费者日常生活中的硬需求。目前这些共享经济公司也更多依赖平台提供的入口。或许对于共享经济来说,最好的归宿是成为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上的商家;分享经济企业,成为平台服务的提供者。(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