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人民币贷款增加重回万亿规模 国内需求已开启回升通道

#财经 来源:蜀财网 阅读:0

央行9月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25万亿元,同比增长10.4%;较7月份的6790亿元增加了5710亿元。但社会福利增加2.4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5571亿元。

8月人民币贷款增加重回万亿规模 国内需求已开启回升通道

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8月人民币贷款增量明显高于7月,符合此前市场预期。8月份,一系列稳增长政策和连续性政策步伐加快,金融数据改善,尤其是中长期信贷回暖较为明显。在LPR降息的加持下,国内需求已经开始反弹,未来很可能会逐步体现在投资和消费上。在经济恢复和政策努力的影响下,预计9月份金融数据将进一步回升。

贷款增量较上月增长近一倍,融资需求开始恢复

8月金融数据显示,人民币贷款增量较7月增长近一倍,重回万亿规模。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当前国内需求正在逐步复苏。

央行数据显示,8月份居民贷款增加4580亿元,比7月份多增3363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922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2658亿元,改变了7月份增幅不大的局面。

“居民消费需求回暖,居民中长期贷款同比降幅收窄,反映楼市需求边际回暖;企业中长期贷款持续向好,一方面反映了国内稳投资政策效果逐步释放;另一方面反映出国内企业对经济复苏前景的信心在提升。"周表示,从趋势上看,国内疫情防控正常化、经济活动稳步回升预期、消费需求回暖、房地产逐步触底以及基建等重点项目落地,将有助于国内实体企业融资需求逐步改善。

置信投资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王云金也认为,在居民信贷新增规模中,短期信贷明显转正。8月份,发放消费券、家电补贴、降低短期贷款利率等消费措施具有一定的政策效应。8月份,大部分城市二手房价格下降,LPR利率下调,“烂尾”事件得到妥善处理,负面影响减少,促进了商品房销售回暖,住房按揭贷款增长加快。

此外,央行数据显示,8月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8750亿元,比7月多增5873亿元。但8月份企业票据融资增加1591亿元,同比减少,环比减少。

周认为,表内外票据融资的反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分银行通过票据融资贷款和实体经济的需求仍然不够旺盛。

王云金表示,8月份,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支持的重点项目政策效果明显,企业中长期信贷同比和环比大幅增加。但票据融资的增减,表明居民和企业的实际融资需求开始恢复。

社会融资增量同比下降,银行表外业务恢复增长

央行数据显示,8月社融增量2.43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5571亿元;社会存量增长下降0.2个百分点至10.5%。

“社会融资规模的下降主要是受企业债和国债的拖累。其中,债券市场信用恢复依然缓慢,信用债发行节奏依然不乐观。”王云金表示,同时,8月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剩余金额较小,新增规模下降相对合理。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庆也认为,社会融资规模的大幅和小幅增加主要是地方政府发行新专项债券节奏的变化,并不意味着广义信贷导向的逆转。后期,专项债券发行有望启动,专项债券发行对社会融资的拖累效应将有所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银行的表外业务一直在萎缩。央行数据显示,8月份银行表外业务新增4768亿元,同比大幅增加5826亿元。具体来看,银行“表外三项”数据中,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增加最多,8月份增加3485亿元,同比多增3358亿元;委托贷款增加1755亿元,同比多增1578亿元。仅信托贷款就减少472亿元,同比少增890亿元。

王云金认为,一方面,降低存款利率后银行吸收存款的动力增强,通过发行汇票稳定存款来源。8月存款余额增速处于11.3%的较高水平;另一方面,企业短期流动性需求不断增加,银行汇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短期资金压力。

此外,央行数据还显示,8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59.51万亿元,同比增长12.2%,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高0.2个和4个百分点。

“M2增速仍在高位运行,主要反映了国内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增加了基础货币供应,带动了居民和企业存款的增加。”周表示,和社会融资存量同比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表明国内货币供应量处于合理区间,继续为实体经济复苏提供有力支撑。

王庆也认为,8月末,M2同比增速高位回升,主要得益于大规模退税和财政支出。整体来看,8月信贷数据有所修复,内部分化明显。宽信贷的过程主要是政策推动,市场自发融资需求仍然较弱。这说明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印证了近期国家持续出台稳增长措施的必要性。

宏观政策加码空之间仍有9月金融数据或进一步偏暖

目前,市场需求已出现回暖迹象。未来宏观政策还会继续加码吗?

“在经济恢复和政策努力的影响下,9月份金融数据将进一步回升,各项贷款余额增速有望由降转升,这是宽信贷继续推进的标志。”王庆认为,宏观政策在提振信贷需求方面会继续加码,包括财政贴息在内的政策工具力度会更大空。

王庆认为,下一步要有效刺激实体经济贷款需求,巩固经济回升势头,政策将在多方面持续发力。

王庆预计,未来监管层还将推动宽货币向宽信贷的有效传导,重点是引导LPR报价下调,降低企业和居民融资成本。其中,5年期LPR报价的持续下调是促进楼市企稳回升、带动居民修复中长期贷款的关键。同时,督促政策性开发银行尽快落实8000亿元信贷规模和3000亿元以上专项金融工具,支持加快基础设施投资。

“充分挖掘各种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潜力,加快相关贷款,促进信贷总量增长。”王庆指出,监管部门将加强对银行的考核,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放贷。财政政策也将在提振信贷需求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不过,周认为,短期内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较低,但这并不妨碍金融机构合理让利给实体经济和实施宽松的信贷政策。

在周看来,目前国内物价温和,政策保持独立性,但监管层需要落实之前的政策组合拳,充分释放政策红利;同时,国内经济面临复杂的内外环境,需要加强部门政策协调,提高政策效率,防止海外央行激进紧缩潜在溢出效应和输入性通胀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