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04 20:46

上市泡汤?亏损48亿的哈啰出行取消赴美上市专家:红利已消失

导读  在摩拜与ofo消失后,哈啰出行成为了笑到最后的玩家,但作为共享单车资本混战下的幸存者,哈啰出行却在上市路上遭遇了黑天鹅。  近日...

  在摩拜与ofo消失后,哈啰出行成为了笑到最后的玩家,但作为共享单车资本混战下的幸存者,哈啰出行却在上市路上遭遇了“黑天鹅”。

  近日,哈啰出行申请撤回了赴美上市的计划,这距离哈啰出行今年4月正式向纳斯达克递交招股书,才刚刚三个月。

  对此,哈啰出行解释称:“将根据国家监管要求和资本市场环境,适时推进IPO事宜”。除了哈啰出行,Keep、喜马拉雅、小红书等公司均取消或暂停了上市计划。

  手握海量用户数据的哈啰出行,出海之路或前途未卜。作为需要资本续命的共享经济企业,哈啰出行目前尚未向外界展示出自身的造血能力,而何时重启上市、去哪儿IPO?

  在经过多轮洗牌之后,共享单车似乎战局已定,形成哈啰、美团、青桔“三足鼎立”的格局。

  王赤坤认为,整个共享单车的行业生命周期,已经到了一个成熟后期。成熟后期的典型标志就是行业已经是存量市场,因此在有限的市场里,拼命厮杀的结果不是共同增长,而是此消彼长。

  成立于2016年的哈啰出行,在招股书中称“我们是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共享两轮车服务商”。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出行有超过1000万辆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在使用。

  从财务数据来看,哈啰出行三年营收都保持连续增长,从2018年的21.13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60.44亿元,但仍为摆脱亏损难题,2018年-2020年分别亏损22.07亿元、15.04亿元、11.33亿元,三年累计亏损48.44亿元。

  进入2021年哈啰出行亏损的状态依旧没有改变,2021年第一季度,哈啰出行调整后净亏损为3.83亿元。

  2020年初,哈啰出行的创始人以及CEO杨磊曾说:“公司想要长期发展,财务状况必须保持健康,靠融资烧钱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哈啰出行的资金储备是充足的,当下是创业历史上现金最多的时候。”

  但是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出行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仅剩8.25亿元。如果按照2020年的11亿元的亏损,哈啰出行的资金状况堪忧。

  进入存量市场,能否实现长远的发展,就要靠企业自身的硬实力了,不论是提价还是业务发展的多元化,都在考验着企业是否有不断进化的能力。

  此前,共享单车相继涨价,在2019年,共享单车基本为1元/30分钟,即每小时2元。

  但是如今几家共享单车企业却纷纷上调了价格,比如上海美团单车的起步价为1.5元(含15分钟),之后每15分钟0.5元,1小时3元;哈啰单车在上海的收费规则为前15分钟1.5元,之后每15分钟1元,相当于1小时4.5元。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市界:“就凭那一点点的租车费用想要完成新车的投放和共享单车的维护和运营,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江翰认为:“现在已经不是2015年的时候,那种共享经济的元年,似乎市场上到处都是共享单车,只要推出车来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拿到大笔的资金和投资。”

  当共享经济不再是烧钱的野蛮发展,精细化运营能力对于尚未造血的哈啰出行来说至关重要。

  尤其是共享单车业务属于重资产运营,根据平安证券研报,以2020年数据看,每日每辆车收入1.51元,周转1.39次,笔单价1.08元。成本主要是两轮车折旧费用,单日成本1.41元,其中折旧费用1.33元,单辆两轮车单日毛利0.1元,毛利率6.67%。

  这也使得哈啰出行的业务成本居高不下。这其中当属折旧费用比较突出,2018年-2020年哈啰出行的折旧费用分别为17.26亿元、20.93亿元和24.73亿元,其中大部分来自共享单车。

  除了共享单车,这两年哈啰出行也在不断拓展更多的业务,不仅有顺风车业务,哈啰出行也在布局本地生活服务等板块,包括“吃喝玩乐”、“查路线”、“借钱”、“电台FM”、“酒店”等生活服务类应用。

  不断加码新业务、拓展自身业务边界的背后,是哈啰出行对于摆脱亏损、实现盈利的渴求。

  在王赤坤看来,当行业红利消失,企业煞费苦心也获得不了一个足够的增长,如果投入过多的这个运营资金,导致他运营成本上升仍然下降,如果不投入,市场会继续萎缩,形成恶性循环。

  事实上,作为曾经的行业老三,哈啰出行能够后来者居上,除了自身的经营,还离不开背后强大的资本。

  根据天眼查,自成立以来,哈啰出行共进行了15轮融资,融资金额累计逾百亿元。在堪称豪华的投资人队伍中,既有阿里旗下的、复星集团、威马汽车等产业集团,又有愉悦资本、GGV纪源资本、春华资本等一线投资机构。

  根据招股书,是哈啰出行的第一大股东,持有5.84亿股,占比36.3%,而哈啰出行创始人兼CEO杨磊持有1.66亿股普通股,占股10.4%。

  如果说2019年12月是最新披露的一轮战略融资,那么哈啰出行已经有超过一年半的时间没有融资了。

  无论是从账面现金还是融资时间来看,哈啰出行在叫停上市后,其面临的挑战不小。

  王赤坤表示:“政府对互联网平台作出各种规范,对互联网类项目的边界做了限制,如果按照政府相关规范,互联网类项目发展预期和想象空间有限,估值必然大打折扣”。

  同时,他强调,共享单车已经是存量市场,行业厮杀惨烈,哈啰出行即便是上市,估值可能会不尽人意,缺少对投资人的吸引力,二级市场走势可能会比较难看。不过,当前背景下,放弃美股上市可能是无奈之举也是聪明之举。

  那么,哈啰出行是否会赴上市?独立经济学家周正国表示:“如果投资人等不及、着急退出的话,是有可能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