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2 14:35

在成都出差的西昌市民阿丙也刚上成雅高速返程

9月21日11时40左右,刘先生终于到达西昌。算了算时间,他这次从成都到西昌的车程,约20小时。“太难了。”刘先生感叹说。9月20日15时40分左右,刘先生从成都上成雅高速,往西昌方向行驶,按照正常的速度,5个小时左右就可达到西昌。但当天中午,雅西高速石棉至栗子坪段的姚河坝隧道出口发生山体高位塌方,落石导致姚河坝特大桥成都至西昌方向右幅桥梁断垮损毁,左幅桥梁受伤,大桥下方的国道108线也随之中断。

在刘先生从成都出发前的一个小时,在成都出差的西昌市民阿丙也刚上成雅高速返程。“出发就晓得路断了,我们就决定石棉下,绕道甘洛越西。”他说。

受断道影响,刘先生按照高速交警的指引,在石棉下高速,绕道甘洛前往西昌。在甘洛境内,虽然有拥堵,但并不严重,等行驶至越西境内,拥堵现象越来越严重。在一个堵车路段,三四公里的路程,居然行驶了7个小时。

阿丙到达甘洛时,已是傍晚19时左右,吃完晚饭继续前行,行驶约十公里后遇到了拥堵。经过权衡,阿丙返回甘洛,在甘洛住宿了一晚。今天一早8时左右,他再次从甘洛出发。

果然,堵了一夜,我们一个熟识的人,一晚上了还没到越西县城。”他说。

此后,在甘洛县则拉乡和越西县乃托镇附近的堵点,阿丙还和不少受堵驾驶员一起,在当地人的指引下,绕行了两次小路,避开了堵点。21日19时左右,终于回到西昌家中。

堵车不仅身心疲惫,还影响工作生活。对于此次的“囧途”,刘先生和阿丙有何感受?对缓堵、交通建设有和建议?

刘先生建议相关部门要对绕道车辆做好服务管理,交通组织要提前规划。在一些路段,没有交警执勤,刘先生还和一些热心驾驶员,下车疏导交通。然而,面对一些随意穿插,不遵守交通规则的驾驶员,大家也没有办法。他说,特别容易拥堵的路段,一定要有交通在现场执勤指挥,对违法规则的车辆,应该严肃查处,保障道路畅通。

阿丙也说,总的来看,这一次是铁路、高速、国道一起断了,还是非常少见的情况。对于这种情况,感觉相关部门的应急预案不够充分,比如什么地方应该有交警,什么地方有小路可应急绕行,什么地方管控大货车等,还是比较仓促。此外,沿途的加油站、厕所、餐馆等配套设施也没有跟上。“但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凉山出州通道太少,特别是高速公路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