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0 14:41

保护站设在四川若尔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6月初,绵阳师范学院研究员刘昊来到若尔盖,对狼的活动开展调查研究。在茫茫的草原上,他发现了一匹刚刚死亡不久的狼,它的下腹被撕破,一小截肠子暴露在体外,残存的血迹依稀可见。根据他的判断,这匹狼可能死于同类之间的打斗,更大可能是被人类饲养的牧羊犬或者藏獒袭击而亡。

“狼,比我们想象中的脆弱得多。”刘昊说,童话故事里“狼外婆”和“大灰狼”都是吃人的,但实际上,狼经受着人类长期的“挤压”,栖息地和种群数量锐减。

7月29日,若尔盖狼生态保护监测站(以下简称“保护站”)挂牌。这也是四川首个为狼而建立的保护站。保护狼有何意义?人与狼可以和谐共生吗?

为什么要保护狼?

是生态系统中重要的“控制器”

我国曾是狼种群数量最大的国家之一。以四川为例,上世纪50年代前,四川西部山区、盆地周边,都有狼的踪迹,种群数量也比较大。后来,随着经济发展,人类家畜家禽的养殖规模和范围扩大,狼常常进入农家猎捕牲畜,被视作恶兽,成为了童话故事里的“大灰狼”,遭到了大范围的捕杀,栖息地也不断萎缩。

“大熊猫生活的范围,比如平武一带,以前都是有狼的,但是现在基都没有了。”刘昊说,到了上世纪80年代,狼的活动范围已经被“驱赶”至川西地区,种群数量也锐减。

狼处于食物链顶端,在自然界中,它们的食物以有蹄类动物为主,比如野猪、鹿等等,对狼赶尽杀绝,最终会破坏生态平衡。美国黄石公园曾经为了保护有蹄类动物,大肆捕杀狼群,白臀鹿等有蹄类动物失去了天敌,种群大爆发,啃食树皮、树苗,对生态造成了破坏。后来,黄石公园管理者再次在公园内引入并重建狼群,从而使公园内以白臀鹿为代表的有蹄类得到有效控制,森林和草原得到恢复,整个区域的生态系统重新趋于平衡。

在若尔盖,牧民对狼的看法也有改观。以前被认为是“恶兽”的狼,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了保护草场的作用。狼的食物之一草原鼠兔,是若尔盖草原生态的一大杀手。高原鼠兔繁殖力惊人,牧草返青时,也是它们大量繁殖的季节,它们在草原上到处打洞,使沙土裸露,水土流失加剧,草场退化。“狼吃了鼠兔,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鼠患。”若尔盖县林草局野保股股长杨恒说。

可以说,狼是生态系统里很重要的一个开关,相当于自上而下的一个“控制器”。

保护站要做什么?

首先开展监测调查,摸清家底

若尔盖是我省狼群相对集中的区域之一,现有种群数量200只左右。保护站设在四川若尔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下下简称“保护区”)。

在保护区近年开展的常规巡护中,不时会发现狼的身影,并已经开展了相关监测工作。有一次,一位牧民告诉巡护员,狼群每天都会从他家的草场穿过,早出晚归,像上班一样;还有一次,巡护员远远望见七匹狼站在山头……这些信息都被记录了下来,为保护站提供了珍贵的基础资料。

不过,对狼的保护仍存在短板。若尔盖以“黑颈鹤的故乡”而闻名,自1998年建保护区以来,主要的研究和监测都集中在鸟类。若尔盖狼生态保护监测站,是保护区内的第一个兽类站。“一直以来,我们对包括狼在内的兽类,没有开展过系统、完整监测,种群的信息相对空白,深入研究不足。” 四川若尔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石磊说。

保护站建立后,首先将开展监测系统化监测,把狼的基础数据建起来,了解狼在若尔盖的分布情况、种群数量等信息,摸清家底。未来,还有望借鉴黑颈鹤的研究方式,通过安装GPS跟踪器等方式,进一步了解狼的生活习性。

困难也摆在保护站的面前,最大的制约是人才短板。“保护区没有专门从事兽类研究的人才,以往的经验主要在鸟类上,还不能完全移植到兽类。” 石磊向广大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抛出橄榄枝,希望引才借智,建立科研合作关系,强化狼的生态保护与科研监测。